如何拍摄好人物专题片的方法

  正人是生活在故事里,不同的人生必然有着不同的故事,而不同的故事也承载着不同的人生。人物电视专题片对于人物的表现也必然是以其故事为基础展开的。对于好的专题片来说,纵使叙事的方法多种多样,要使叙事创作有特点,表达真切,营造一个良好的叙事氛围是极其重要的,一个良好的氛围能使受众融入其中,能使其真切感受到主人公的真实情感。因此,人物专题片就区别于其他电视专题片的叙事过程,不仅是按照事件的发生使之环环相扣,而且要有亲和力,这就需要编导在叙事手段上加以琢磨,既要追求表达的自由,又要理性的表达。

  那么,拍摄人物专题片是运用现在时或过去时的纪实手法,对社会生活中某一位典型人物给予集中、深入报道的一种表现形式。我们来一起来了解下如何拍摄好人物专题片。

  真实性是专题片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但专题片创作者总会自觉不自觉地在拍摄过程中融入一些个人的态度和观点,这样就很容易破坏片子的真实感。因此,在人物专题片中多采用新闻纪实性的跟踪拍摄手法就显得非常必要。

  纪实性跟拍能够更好地从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塑造真实感。首先是从主观上展现真实。只有创作者先被内容打动,他才能将真情实感带到创作中去,这种发自肺腑的表达也能完整地体现出创作者对人物的理解,以及对主人公人生的思考和观察。其次是从客观上展现真实。拍摄前,创作者如能事先确定专题片人物表现的主线,就可以选取一些与主题密切相关的事件,进行有目的的全程跟踪拍摄,从而“真实地”再现真人真事正在发生的过程。

  但须注意的是,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一定要准确无误,否则就可能适得其反。如在拍摄专题片《好人老万》时,为了表现党员“老万”十几年如一日帮助孤寡老人王淑芬的事迹,我们便采用了这种跟拍法,及时捕捉到了王淑芬老人误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向老万求助的全过程。我们摄录了两个人在门里门外完整的对话,不仅场景自然生动,而且强烈的现场感也使主题显得更为突出,人物更加真实可信。

  纪实跟踪要求拍摄者必须对所要拍摄的人物及其事迹十分熟悉,这样才能明确要拍什么、怎么去拍。另外,事先熟悉人物也有助于把握最佳拍摄时机,在某些能够展现主题的事件发生前即进入到拍摄状态。

  细节在专题片中出现的比率相对较少,但却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专题片主题的烘托和深化,往往要通过富有生命力的细节刻画来实现。细节在专题片中起着渲染情绪、以小见大、画龙点睛及引发共鸣的作用。在专题片的拍摄过程中,创作者应事先对拍摄方案或文字脚本进行详细分析,制定好分镜头脚本,对所需要的细节镜头分类编码,确定镜头的层次和时长,对哪里需要加入细节、如何拍摄这些细节镜头做到心中有数。

  首先要注意捕捉那些有普遍性、代表性,并且最能说明问题的典型细节,比如表情细节、动作细节、环境细节、声音细节等。这些细节要细致入微、角度丰富、逻辑清晰,能使作品的内容更准确突出、鲜明深刻。典型细节最容易抓住观众、打动人心,能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从而强化专题片感染力。

  其次要善于使用长镜头来表现细节,即在同一个时空里不断地展现一个完整的动作或事件,以使人物的行为、动作形成连贯且有内在逻辑的环境氛围,表现人物的内心状态。如在拍摄专题片《草根书记的百姓情怀》时,我们采访了一位失去女儿的老人,摄像师用一个长镜头记录了老人翻看女儿影集的场景,从她翻动相册时颤抖的手到看照片时哀伤的脸,再到面颊上无声的泪水,这些细腻的情绪变化组合到一起,就给这组镜头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这种“原生态”的细节刻画不仅能给观众带来亲近感和参与感,而且平实质朴的镜头更能打动人心。

  此外,拍摄者还要时刻保持对细节的敏感度。有些细节的出现是无法预料的,这种偶发细节很难捕捉,但往往又会成为一部专题片最珍贵的影像。拍摄者要想抓住这类细节,不仅要时刻集中注意力,对拍摄进程有一定预见,还要具备丰富的临场经验及随机应变的能力。其实这类细节的出现也有一定的规律,通常主人公脱离镜头情绪最放松时,或拍摄过程中主人公情绪产生剧烈波动时,最容易出现偶发细节。作为人物专题片的创作者,必须时刻保持拍摄状态,才有机会捕捉到更多偶发细节。

  事件是真实的,但画面是虚构的。当手头现有的资料素材无法讲好故事,就需要运用情景再现法来补救。应该说,情景再现是一种很讨巧的拍摄手法。通常情况下,有两种情形需要采用情景再现,一种是有资料,但资料不完整;另一种是根本就没有资料。

  情景再现需要根据真实故事进行画面设计,实际上就是摆拍。再现的段落要尽可能贴近事实,如果有条件,应首选本人出演;如果不能本人来,那最好使用比较平实的镜头,将表演者置身于片中当事人的现实环境中,并做些模糊处理。这样可能会不好看,但与使用大量的解说词相比,还是更具可视性。

  情景再现时,一定要注意所有物品必须100%还原。可以把当事人使用这些物品的镜头拍下来,或找些同时期的同类物件。如果做不到,也可以用摄影调焦或打光方法来掩盖。比如我们拍摄《啊,战友》一片时,需要再现主人公王文启年轻时在精神病院里耐心看护病人的画面,我们采用了两种办法:一种是用长焦头,将焦点设定在物品上,这样人物全都在虚焦段;另一种是将光集中在人身上,把其他地方做成暗部或阴影,这样画面就呈现出了朦胧感,将人们带回到往昔岁月。

  当然,除非必要,专题片还是尽可能不使用情景再现,因为“再现”毕竟是“演”,“演”多了,专题片的真实性就难免大打折扣。

  同期声在专题片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期声与画面交替使用,可以拓宽画面的空间结构,渲染画面的热烈氛围,人物塑造也会更加鲜活立体。

  一种同期声是对现场声音做真实记录和表现,是为了建立片子的声音形象。在时间上,让人感受到是现在进行时态;在时空上,起到一种画外空间的效果,产生意境美,音有尽而意无穷。就像我们熟悉的战争片,真实的战争场面混合真切的大炮声、飞机声,马上就可以把我们带到战争年代。我们在拍摄《大叔大妈服务队》一片时,为了表现大叔们在自建的小车间里为小区居民做“防风门闩”的过程,采用了门闩从设计到制作的场景长镜头,画外则一直以叮叮当当的制造声做烘托,这样处理表现力很强。

  另一种同期声是对主人公及其密切相关的人的采访谈话,这类同期声有具体的指向性,会使画面内容进一步具体化和确定化,从而较好地实现预先设计的创作意图。对人物原型采访的同期声,可以缩短画面内人物与画面外观众的心理距离,增进两者之间的情感交流。

  以上两种同期声必须整合起来运用,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不同层次来诠释现场画面。可以根据画面侧重点的不同进行各种不同的配置,增加画面的逼真程度,用声音或音响的连贯性来弥补画面的断续感,要给观众设置多元化的感受情境。只有通过同期声合理配置,专题片才能营造出真实感和现场感。